奶奶是在上星期四的下午過世的。
訝異的是,我比想像中還要平靜。

妹妹下午給了我電話之後,在三個小時內訂好了機票、辦妥了請假程序,打工找了代班,
一切按部就班,有條理在腦中跑著流程進行、完成。
隔天一早,還沒五點,感謝阿偉頂著寒風及強烈睡意,送我上了往機場的客運。

台北的清晨只有12度,可是中午的吉隆坡卻是吹著30度的熱空氣。
整整三天,我的全身上下,像是尚未蒸熟的包子,內冷外熱,煞是痛苦。
但我總算回來了,送奶奶走那最後一程。

我和奶奶沒有特別親,但奶奶對我和弟弟很好,即使我們不是她的親孫子。
奶奶的華語說得不好,我的福建話也很爛,所以常常都是奶奶在說,我在聽。
我最記得奶奶說過好幾次為了躲日軍、逃進雜草叢林裡,還好離家前帶了幾顆地瓜在路上充飢,躲了好幾天才不至於餓死。

關於後續的,奶奶怎樣逃到南洋,然後嫁給了爺爺的經過,我都忘了。
媽媽說,奶奶走的前幾天,精神特別好,對著來探訪的親人,將她那說也說不膩的生存故事,重複了一遍又一遍。
我想,如果那時候我能成為其中一個聽眾就好了。

小堂弟和奶奶一起住了好幾年,他是個調皮搗蛋的小鬼。但是他對奶奶卻很有禮貌。
他問我說,奶奶死了,你有沒有哭
?我反問,那你呢?小鬼說他哭慘了,我點點頭。
我心裡是愧疚的,心想如果在這幾年能對奶奶好一點,就好了。

這幾天大家都忙壞了,畢竟從葬禮籌備的開始到入土為安,只有不到48小時作準備。
我沒能幫上甚麼忙,最多扛一些重物、或靜靜坐下跟著師父唸經。
本來還不敢看奶奶的最後一面,但當師父說要蓋棺了,趕緊走上前,站在奶奶的身邊。
那是一副很安詳的臉,痛苦沒有了,也解脫了。
下葬的時候,每個人拿著一撮花,捏起一把土,灑在棺木上,再雙手合十,往墓地拜了四拜。
星期六的下午,葬禮結束了。

奶奶,也和爺爺在一起了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elixhis 的頭像
felixhis

克里司 ~ 全新出發

felixh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